数学大师的最后岁月(转载)

发布时间:2022年07月09日
       南方周末 2004-12-09 12:11:35 □本报北京记者 徐斌 晚上7:14 12月3日, 93岁高龄的世界级数学家、微分几何之父陈世深永远停止了美丽的计算。他的数学是最美丽最纯粹的。他的生活是简单而确定的。 ●陈世深, 世界级数学家。 ●陈世深发起并领导了积分微分几何、纤维束微分几何、“陈世深示范课”等领域的研究。他是唯一获得世界数学界最高荣誉“沃尔夫奖”的中国人, 被国际数学界尊为“微分几何之父”。
        ●曾任教于西南联合大学、普林斯顿大学、芝加哥大学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, 创办了原中央研究院数学研究所、国家数学研究所、南开数学研究所。 ●2000年, 陈胜申落户南开大学。他毕生致力于把中国建设成为数学强国。 12月3日, 从早上到下午5点, 陈诚申的病情似乎稳定了。
       他安静地睡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的单独病房里, 神态平和安详。他的女儿、女婿、南开大学数学学院的几个弟子, 还有几个常年照顾他日常生活的工作人员, 不时爬到他的床边来看望他。从11月30日起, 死神频频要带走这个倔强的老头——心脏两次严重房颤, 最低血压降至63, 多次昏倒。而在此之前, 他从来没有一颗心疾病。他从不喜欢看医生,

像孩子一样, 不喜欢医院的味道。甚至每次体检, 他都要动员南开大学校长半天时间。真的老了。 11月25日, 他居然给自己的保健医生打电话说“我想见你”, 但当时的心电图并没有发现问题。
        29日上午, 他的护士发现他没有力气, 也不爱说话, 于是赶紧打电话给医生检查, 发现他的血糖和心肌酶指标都偏高。在大家的劝说下, 这次他住进了医院。昏迷, 然后稍微清醒, 然后昏迷。临终时, 陈先生说:“我要走了, 我要去数学圣地——希腊报到。” 12月3日晚7点14分, 93岁的世界级数学家、微分几何之父陈世深, 在心中的错误公式上打了个红叉, 永远停止了美丽的计算。此刻, 以他命名的“星神辰”还在空间中闪耀。 11月中旬一篇未完成的论文, 他不停地请人到他家谈论他最关心的四个数学问题。当时, 他的声音很大, 他的论点充满活力。 “我很后悔, 我们应该劝他少做多想, 大家去跟他聊一两个小时, 去的人也多了, 这激发了他的研究热情, 这对他的健康很重要。 很坏。”南开大学“长江学者奖励计划”特聘讲座教授王旭佳后来说。这4道数学题, 他在在今年 10 月 29 日的一个小型生日派对上展示。前一天, 他刚刚过完自己的93岁生日。他会将这4个课题作为未来的研究方向, 并提议大家每三个月开一次会, 每两天开会, 他会亲自给大家做报告, 交流最新研究进展。其中之一是六维球体上复杂结构的存在, 他的弟子张卫平称之为“如果有人能在40岁之前解决这个问题, 那么他就有可能获得菲尔兹奖。”菲尔兹奖是数学界的“诺贝尔奖”, 只颁发给40岁以下的数学家。他必须同时考虑这四大问题, 这真是让我们感到羞耻。”王旭嘉说道。关于“六维球体”的问题, 陈世深留下了一篇未完成的论文。他的生活秘书胡德玲回忆,

去年非典期间, 为了避免感染, 天津市政府和南开大学都下达了“禁止客人令”, 任何人都不能探望陈行深。那段时间, 陈先生很少下楼, 专心写论文。初稿出来后, 陈诚申将文章送去同行评议。他说, 他以前的文章都发表在国外杂志上, 现在他已经回国定居, 打算把这篇文章投给《中国数学年鉴》。遗憾的是, 由于同行返回的修改还没有最终确定, 他匆匆离开。 “这段时间, 他的体力已经耗尽。” 12月6日, 去迎接前来吊唁的陈老旧友时一路上, 张卫平仍深感懊悔。不仅是四道数学题,

就连在发病前的最后几天, 老爷子都急切地要找学校商量高级学者公寓的建设。
       他拿出自己在9月份获得的100万美元“邵逸夫奖”奖金, “建造像杨振宁这样的高端公寓, 可以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数学家来工作”。选好地点后,

他的担心又来了。 11月29日下午刚入院时, 他对来看望他的侯子新校长说, 有好楼不重要, 最重要的是数学要好。 . “放心, 不用担心, 侯校长清楚。”工作人员说想让老先生早点休息, 侯校长还没走出病房门, 就听到老先生自言自语道:“什么?就这么简单吗?我就是放不下。”这个的。”这段对话可能是老先生神志清醒时留下的遗言。几何屋 12月6日, 太阳终于一扫这几天的阴霾。宁远, 离新开湖不远, 台阶旁, 放着一些送葬者送来的菊花。一个学生在纸上写道:愿陈爷爷一路顺风!宁远, 一栋位于校园东南角的淡黄色二层建筑, 绿树掩映, 植被环绕。陈世深从1970年代开始频繁回国, 2000年回到南开大学定居后一直住在这里。门前有坡道。车可以直接开上来, 陈家的轮椅出行也很方便。如此人性化的设计, 更能体现人们对陈先生的尊重和喜爱。一楼是一个大客厅, 厨房和餐厅, 除了他自己的卧室和书房, 二楼还有专门的客房。他想把自己的家变成一个充满朋友的“几何家”, 让客人可以吃可以住, 有更多的交流机会。多年来, 这间“几何屋”确实已经成为了高档宾馆。杨振宁、林家桥、彭桓武、杨乐、王源、吴文君都曾受邀作为嘉宾。他们有的住了一晚就走了, 有的住了三四天, 讲述着他们的友谊, 聊着数学。他的愿望之一是推动中国成为世界数学强国。他希望20年后, 南开可以成为国际数学中心, 就像当年的普林斯顿一样。他曾用陆游的诗说:“数学大国之日, 家祭不忘告乃翁”。许多有前途的中青年数学家决定在这里为南开工作。 “我来到南开大学,

完全是因为陈老师。”王旭嘉就是其中之一。 “他有这种凝聚力。
       ”从事数论研究的院士王源说。但宁远的客厅里没有沙发, 只有很硬的椅子。工作人员说, 这是老先生的主意。 “坐在很软的沙发上, 很容易就一些无用的话题聊半天。”然而, 当年轻的学生坐在这些椅子上时, “无聊的话题”却常常在闲聊, 老人特别愿意和年轻人聊天。许多学生都记得老先生对他们说“你们现在的岁月是最好的岁月”时那一脸羡慕的眼神。客厅里还有一块小黑板, 老先生经常在上面为这些学生表演“魔术””:一堆乱七八糟的数字相互抵消后, 只剩下一个非常干净完美的结果。这时候, 老先生转头盯着这些学生,

等着他们会意地笑。没关系” 陈星深 明星 今年6月, 陈星深获得100万美元的邵逸夫奖后表示, “这笔钱对我已经没有用了, 所以我会全部捐出。我捐钱给我去的学校, 我去的研究所, 南开我也捐钱给那些对我的工作和学习有帮助的人, 我们盖了房子。 “他向法国、意大利和美国的数学研究所各捐了10万美元。这样, 他说, 这样中国科学家以后去那里就更容易了。他帮助了很多人。每年, 他